当前位置:自考本科网 > 自考就业 >

职场真人秀:为何我逃不开跑龙套的命

作者:wl
文章来源:未知
人看过
更新时间:06-23

教育部官方推荐信息:
华中师范大学本科一年热线:13627101710;
高考落榜 统招同样保录取 热线:027-87690402.

武汉自考网(06月23号)讯,
分享到:

   我想当主角

  作者:禾禾

  晏铃阴差阳错,找了份某大型国企综合管理部的工作。

  所谓综合管理部,前身是总经理办公室,但业务越来越多,除了应对文山会海,还要兼管人事、宣传,甚至连工资表也要兼做,于是干脆更名。而所谓阴差阳错,源于晏铃的专业和手上的工作完全不相干,她学的是物理,如今做的呢?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大丫鬟

  刚来那会儿,晏铃真的像个丫鬟。

  她是小字辈,办公室里复印、发传真、接电话,开会时端茶倒水、聚餐时订房间等杂活都是她干。同室的张姐、李姐、王哥看起来对晏铃都不错,但谁都能使唤她,这样说吧,只要有人喊谁来帮个忙?这个就特指晏铃。

  半年后转正,写总结时,晏铃发觉词穷。每天都在忙啊,每天都笑得脸上一小块肌肉疼,为什么落笔时竟没什么可写?晏铃扶着头,想了想过去在学校的日子,那时,她当班长,学习、参加社团、组织活动,每天她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每个学期结束都有成绩单或奖状来证明干过什么,现在呢?时光如流水,如白开水。

  更可恨的是,同事总将她的名字喊错,有时是小张,有时是小王,晏铃知道这都是以前在这儿工作过的人的名字。哎,她越发觉得自己像个千人一面的龙套。

  哪怕当丫鬟呢,也有柳五儿和金鸳鸯的区别。晏铃握紧拳头,不能总有我行,没我也行,我要做一个重要的人。

  怎样才能变得重要?只有去做最重要的事儿。

  晏铃想了又想,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她已知晓,综合管理部的核心任务是写各式材料,而好笔杆子难求,领导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现有汇报、纪要、规章写作的不满。晏铃是理科出身,但文字功底一向不弱,她的问题在于怎样掌握这类文章的写作模式,以及让领导知道自己有意向此方向发展。

  晏铃向领导提出借阅以前的各式报告时,领导有些诧异,但目光中明显流露出鼓励。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机灵!领导感慨地说。

  此后的事不难想象,一个又一个深夜,晏铃嚼着糖提神,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敲,第二天早上再忐忑不安地呈交给领导,悄悄观察领导的脸色……说实话,报告总是枯燥,但晏铃看着人手一份自己写的东西时,又有一点满足感──我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人。后来这工作任务竟完全落到晏铃一个人身上。

  晏铃变成了办公室里最忙的人,但忽然间,也成为最有权挑活儿的人。打杂的事即便她想做,但电脑里文档已经打开,标题已经写好,找她做事的人话到嘴边也只好咽下去,只剩一句你忙吧

  除了这些,还有别的好处。比如,每逢重大会议或活动,她的任务和别人不一样,也就被特批只做自己的事儿,倒也省心;又如倒休或晚来点,早走点,领导都笑眯眯无意见,晏铃的时间、节奏比别的同事宽松许多;更重要的是,渐渐地她把宣传这块儿的事情也接过来了,和各大媒体、单位各部门打交道,组织、协调、沟通,晏铃觉得她和两年前刚工作时完全不一样,老练也干练了许多。

  不过,日子久了,晏铃又有些茫茫然。

  她在思考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她的工作干得是不错,但做得再好也敌不过国企论资排辈的老规矩,前途在哪里她不知道。万一有一天,她想离开现在的单位,走出去,她还有多少资本和别人竞争。还有,办公室、宣传工作说起来是万金油,她没有专业感,当笔杆子,做传声筒,她已心生厌倦。

  晏铃又像当年一样,埋头苦想。

  单位、部门就是她的平台,这平台唯一让她觉得有亮点、有发展的工作内容就是人事。这些年,人事管理的相关政策不断出新,单位没有专门的人力资源部,而照现在的发展趋势……平时,晏铃也多多少少能接触一些相关工作……晏铃决定报考人力资源师。

  单位成立人力资源部时,晏铃是唯一一个有证、有相关工作经验的。

  综合管理部的领导不愿放晏铃走,负责组建新部门的人力邀她加入,一切像是甜蜜的抉择。这时,整个单位不再有人把晏铃的名字喊成小张小王,晏铃在博客里写道:哪一件事不需要策划或经营呢?只要你想做好。未雨绸缪、审时度势,不仅为了谋生,也为取得自己生活的安排权──我想当主角。

  丢不掉的店小二命

  作者:凯文

  调整,听起来是个中性词,可如果前面加个,就有悲剧色彩,我想说的是,我已经悲怆了很多年。

  没错,从刚进公司的第一个会开始。

  报到的第一天,人事部开了公司业务部门说明会,了解个人意愿,双向选择之后最终定岗。我选了运行部,这虽然不是公司的核心增值业务,但绝对是个不可或缺的部门。我的据实相告实在太具说服力了,跟我一同入职的同学不但在运行部前面的小方框里画了勾,还特意跑到人事部的领导面前毛遂自荐了一番。

  于是,我就狗血地悲剧了,霉运跟我正式义结金兰,至今如影随形。

  我搞到研发部,分到彪哥的项目组。这个很江湖的称呼还让我小小兴奋了下,你想,都哥了,他的项目肯定也很彪悍。可是,事实远非如此。

  这个项目甚至没有专门立项,它是行政命令高效化的明证,领导只是拍了拍油光锃亮的脑门,五个人的小组就诞生了。新人做配角天经地义,只是,一定要在这个迷你型小组里吗?看看组里那两个外包公司来的哥们儿,我心里更是凉透了,值钱家当都不会交给外人,彪哥还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可怜孩子。

  显然,我不能要求换部门,成功的几率太低,搞不好,还让领导们认为我挑三拣四,工作态度不积极,这里要的是不计得失的螺丝钉精神。与其做凤尾,不如挺直了胸膛做鸡头,一前一后,差别大了去了。我颇为阿Q地自我鼓励了一番,矬子里面挑将军,好歹我也算是正式员工,怎么着也应该比外包的那俩哥们儿有优势。

  4个月后,外包公司的两个人被派往别处,我全盘接手了这个程序,负责数据维护。我们管这个叫料理后事,说白了,就是修修补补,出力不讨好的活儿。看出来我的不情愿,彪哥劝我,说到底是你一个人负责一摊事,总比老是给人四处打零工强。

  不得不说,那个可恨的鸡头思维误导了我。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我都在绞尽脑汁思考妙计良策,为的就是改错纠偏,摆脱每天各式各样的耳提面命”——“销售数据今天下班前无论如何要给我后台的语句有问题,赶紧看看哪里的故障能不能加个功能”……

  疲于应付,对,我的角色就像个店小二,工作甚至比跑堂还要累,你不但要记下那些大爷点了什么菜,还得跑到厨房亲力亲为,做好以后端出来。我开始后悔,悔得肠子都青了,不过是当初心无城府的一句话,竟然就沦落成了龙套项目组里的小龙套。还有比这更悲摧的事情吗?忍无可忍之际,我去找了彪哥,委婉地陈述了当下的工作状态,表达了尽快成长的迫切愿望。

  时间机遇刚刚好,彪哥沉吟半晌,同意我把工作交给刚从外包公司派来的新同事。办完交接,我如释重负,一年来的郁结之气喷涌而出,就在我摩拳擦掌准备从头开始的时候,我被调到了电子商务部,丢掉烫手的山芋的同时,我也成了彪哥组里唯一一个手边无事能供抽调的人。

  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在彪哥那里,虽说边缘,但用的还是专业所学;在这里,讲的是业务,我的技术不过是辅助手段,学的用不上,要用的没学过,最要命的,我又成了新学徒。

  那些老人们会不情不愿勉为其难地跟你讲电子商务,时不时来点英文,一句两句就特不耐烦地让你上专业网站自己了解。不管你是不是能弄得明白,都会马上提一堆需求让你完成。

  这让我觉得难堪,我的专业决定了我在这里的工具化色彩,但谁愿意被当成傻小子使唤呢?被边缘化的心理暗示折磨得我寝室难安,尤其是你被评级评成了倒数,每月的报销额度低于平均数的时候,那种渺小微不足道的负面评价就完全主宰了我的自我认知,打击得我抑郁难当,颓丧不已。

  一朝被蛇咬的恐惧效应让我的自救措施仅限于调整心态。我担心的是,万一像上次那样,失去安身之本再调整,我估计就得永无休止地跑龙套,当学徒。比起咬牙坚持,这显然更无法容忍。
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kbkw.cn/zkjy/06233XH010.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......

联系方式:湖北省武汉市省出版城 邮编:433000 Email:9527897@qq.com
在线咨询QQ:9527897
技术支持:都尤科技
Copyright@2006-2016 武汉自考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9014378号 合作电话:13986240418
咨询导航

    招生办公室咨询电话:

    15327268576 刘老师